DMS系统
栏目导航
  1. 快消CRM
  2. 新闻公告
  3. 格力
  4. 帮助中心
  5. 市场
  6. 工具
  7. 商标查询
  8. 眼球
  9. 美的
  10. TPM系统

DMS系统

主页 > DMS系统 >

复旦旧书店难说再见

发布日期:2021-12-26 22:1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充满书香气息的老阁楼里,很多读者发现,买书要靠抢,结账排队要靠“金鸡独立”,这样才能在有限的空间里抢到便宜的、绝版的旧书。

  此前,曾在一代又一代青年心中留下深深烙印的复旦旧书店正式宣布关张。12月10日,是关张截止日。但最近几天,由于太多读者要求买书而不得,老板不得不增加了几天“强行营业”。有读者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发来这家旧书店的近照显示,尽管楼下广告纸已被相关工作人员撕去,但赶来抢购的读者仍然络绎不绝。

  在上海普陀区工作的年轻人小吴,已经连续两天来复旦旧书店“打卡”了。第一天买了十几本书,花了100多元;第二天买了6本书,花了50多元。小吴过去常来这里淘旧书,“我们刚工作,挣得不多,又喜欢看书,这里买书很划算。”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复旦旧书店承载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年轻人的读书梦。

  老板张强把自己的手机号贴在书店门口——近期,有超过1000名读者、20多家媒体记者加了他的微信。有复旦大学的在读学生,一起凑钱给书店送来了“关门鲜花”;有2000年就从复旦大学毕业的“老读者”带着正上幼儿园大班的女儿前来“抢书”;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读者,隔三差五就来这里“打卡”带点书走。

  各种“说不上是什么媒体”的记者,拉着他东拍一段视频、西拍一张照片,时不时让老板往这里挪腾一下,往那里凹一下造型。张强都谦虚地一一配合,“都是为了我们书店好,我也想让大家记住这里。这两天,已经被各种感动包围了。”直到12月9日晚上11时多,张强还在忙着给读者结账买单。

  就像这家书店总能带给读者回忆一样,总有一些读者也能在书店老板的心里留下烙印。

  今年已经94岁的复旦大学经济系教授郭景仪,从复旦旧书店开张第一天开始,就是这里的常客。“过去几乎天天来,后来年纪大了,大约一两个月来一次,让家里人搀扶着过来。”复旦旧书店位于一栋老楼的二楼,没有电梯,郭教授最近一次到访是在两个月前,家人搀扶着他慢慢上楼。见到张强,郭教授用力一拍他的背:“张强!我的老朋友,我来了!”

  张强对郭景仪有印象,是书店开张好多年以后了。学生群体经济拮据,郭教授却很“阔绰”,别人都是一本一本地买书,郭教授是一捆一捆地买。他让张强把成捆的旧书送到他家,却只允许他把书放在门口,不让放进房间。

  后来张强才知道,郭夫人对郭景仪买书颇有微词。“堂堂的复旦大学教授,只能每天悄悄地从门口那个隐蔽的楼梯间,两册、3册地往家里搬书。”张强跟郭教授熟悉后,有一次进了郭教授家,他终于明白郭夫人为啥不给他买书了,“整个房间,就像我的旧书店一样,到处堆满了书。”

  据说,郭教授还曾因为书实在太多了,遭到楼下邻居的投诉。“说他这么多书,不要把房子楼板压塌了!”张强说。

  有段时间,全国多家书店关门,媒体争相报道。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在复旦旧书店淘书的复旦大学学生,跑来把自己刚刚花了200多块钱从张强这里买走一两天的书,拿回来给张强。

  “50块,他让我回收了去。”张强说,这套书才看了没两天工夫,一点没有损坏,回收价本可以很高,但对方强硬表示“只要50元”。这个年轻的大学生对张强说:“这套书真的是很好看,我想让更多的读者看到它,便宜点,你收回去,再卖给其他人。”

  已经75岁的老伯陈鸿坤,是这家书店的常客,得知街道要对这栋楼进行升级改造,他只要见到记者,就会大声说出自己的意见,“这种特别有文化的店,承载了莘莘学子读书梦的老店,应该要保留!”

  最近一段时间,在看到复旦旧书店关门的消息后,上海有多个区向张强抛出了橄榄枝。有街道干部,还有区领导直接托人来问询的。张强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他近期正在与书店附近的物业协商,仍然想把书店开在复旦大学附近,“我们名叫复旦旧书店,我们的老读者很多都是复旦的学生和老师,想继续待在这里,给大家一个可以舒舒服服看书的地方。”

  “我应该还是维持乱糟糟的老风格。”张强说,因为这是读者喜欢的样子:书本几乎没有分类,买书全靠“缘分”。矮矮的、站不直身子的阁楼上,随便席地一坐,伸手就能在地上、在书架上,找到与自己有缘的书本翻看。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在充满书香气息的老阁楼里,很多读者发现,买书要靠抢,结账排队要靠“金鸡独立”,这样才能在有限的空间里抢到便宜的、绝版的旧书。

  此前,曾在一代又一代青年心中留下深深烙印的复旦旧书店正式宣布关张。12月10日,是关张截止日。但最近几天,由于太多读者要求买书而不得,老板不得不增加了几天“强行营业”。有读者给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发来这家旧书店的近照显示,尽管楼下广告纸已被相关工作人员撕去,但赶来抢购的读者仍然络绎不绝。

  在上海普陀区工作的年轻人小吴,已经连续两天来复旦旧书店“打卡”了。第一天买了十几本书,花了100多元;第二天买了6本书,花了50多元。小吴过去常来这里淘旧书,“我们刚工作,挣得不多,又喜欢看书,这里买书很划算。”他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复旦旧书店承载了很多像他一样的年轻人的读书梦。

  老板张强把自己的手机号贴在书店门口——近期,有超过1000名读者、20多家媒体记者加了他的微信。有复旦大学的在读学生,一起凑钱给书店送来了“关门鲜花”;有2000年就从复旦大学毕业的“老读者”带着正上幼儿园大班的女儿前来“抢书”;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读者,隔三差五就来这里“打卡”带点书走。

  各种“说不上是什么媒体”的记者,拉着他东拍一段视频、西拍一张照片,时不时让老板往这里挪腾一下,往那里凹一下造型。张强都谦虚地一一配合,“都是为了我们书店好,我也想让大家记住这里。这两天,已经被各种感动包围了。”直到12月9日晚上11时多,张强还在忙着给读者结账买单。

  就像这家书店总能带给读者回忆一样,总有一些读者也能在书店老板的心里留下烙印。

  今年已经94岁的复旦大学经济系教授郭景仪,从复旦旧书店开张第一天开始,就是这里的常客。“过去几乎天天来,后来年纪大了,大约一两个月来一次,让家里人搀扶着过来。”复旦旧书店位于一栋老楼的二楼,没有电梯,郭教授最近一次到访是在两个月前,家人搀扶着他慢慢上楼。见到张强,郭教授用力一拍他的背:“张强!我的老朋友,我来了!”

  张强对郭景仪有印象,是书店开张好多年以后了。学生群体经济拮据,郭教授却很“阔绰”,别人都是一本一本地买书,郭教授是一捆一捆地买。他让张强把成捆的旧书送到他家,却只允许他把书放在门口,不让放进房间。

  后来张强才知道,郭夫人对郭景仪买书颇有微词。“堂堂的复旦大学教授,只能每天悄悄地从门口那个隐蔽的楼梯间,两册、3册地往家里搬书。”张强跟郭教授熟悉后,有一次进了郭教授家,他终于明白郭夫人为啥不给他买书了,“整个房间,就像我的旧书店一样,到处堆满了书。”

  据说,郭教授还曾因为书实在太多了,遭到楼下邻居的投诉。“说他这么多书,不要把房子楼板压塌了!”张强说。

  有段时间,全国多家书店关门,媒体争相报道。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在复旦旧书店淘书的复旦大学学生,跑来把自己刚刚花了200多块钱从张强这里买走一两天的书,拿回来给张强。

  “50块,他让我回收了去。”张强说,这套书才看了没两天工夫,一点没有损坏,回收价本可以很高,但对方强硬表示“只要50元”。这个年轻的大学生对张强说:“这套书真的是很好看,我想让更多的读者看到它,便宜点,你收回去,再卖给其他人。”

  已经75岁的老伯陈鸿坤,是这家书店的常客,得知街道要对这栋楼进行升级改造,他只要见到记者,就会大声说出自己的意见,“这种特别有文化的店,承载了莘莘学子读书梦的老店,应该要保留!”

  最近一段时间,在看到复旦旧书店关门的消息后,上海有多个区向张强抛出了橄榄枝。有街道干部,还有区领导直接托人来问询的。张强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他近期正在与书店附近的物业协商,仍然想把书店开在复旦大学附近,“我们名叫复旦旧书店,我们的老读者很多都是复旦的学生和老师,想继续待在这里,给大家一个可以舒舒服服看书的地方。”

  “我应该还是维持乱糟糟的老风格。”张强说,因为这是读者喜欢的样子:书本几乎没有分类,买书全靠“缘分”。矮矮的、站不直身子的阁楼上,随便席地一坐,伸手就能在地上、在书架上,找到与自己有缘的书本翻看。